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生活情感 > 正文

感应少女千寻完(作者:不详)

作者:admin人气:362来源:

「哈啊!哈啊!」耳边不断传来娇美的喘息声,不过这对我来说一点诱惑力也没有,因为声音的主人就是我,而会发出这声音的原因,也只是为了赶上第一班电车拼命快跑而已。

  天色还没全亮,要到学校去也不差这么一班,后面至少还有五六班电车,但是为了某种原因,我每天都必须赶上这一班车。

  慌慌张张地跑进车站,我已无法顾虑路上有没有人看到我飞扬裙摆下的内裤,但我并不是个喜欢露内裤的暴露狂,若非昨天太晚睡,今天哪会这样啊!

  女高中生的内裤可是很值钱的唷,虽然人家我不想卖。

  我叫三宫千寻,和神隐少女的主角同名,虽然我不知道她姓什么。自认是个很普通的少女,虽然常常被称赞长得漂亮,但是我才不相信那堆色狼的花言巧语呢!

  我跳下电扶梯,无视底下某个警卫奇妙的目光,将手上的月票塞进验票机,但就算再怎么匆忙,我也不会忘记用手上的书包推开闸门才过去,但就在此时,那该死的闸门铁管居然碰到了我的腰,一堆画面立刻如电击般冲入我的脑海。
  「呜...什么嘛,你公司亏钱和人家我有什么关系!」我低声抱怨着在闸门上留下残余意念的不明人士,脚步却没停下来,终于及时冲上电车。

  「呼!」我松了一口气,低头却看到自己的胸部,又叹了一口气。为什么明明身高和模特儿差那么多,又是个眼镜娘的我,胸部却大得不像话呢?

  学校的男生每次都只会色眯眯地看着我的胸部,幻想着拿人家的胸部去夹他们胯下的...东西,想像着把精液喷在人家的脸上和眼镜上,以为人家什么都不知道而努力妄想着各种让人羞耻的事情,但偏偏我就是能看得一清二楚。

  这是因为我拥有一种奇怪的能力,连我自己也不知道那是哪来的,只知道从第一次月经来的时候,我就能够藉着碰触去读取别人现在的想法,随着时间经过,这种能力也越来越强,只要碰触物体就能读取残留在这东西上的意念,甚至只要对方在自己附近专注地想一件事,那个想法就会呈现在我脑海中,挡也挡不住。
  或许有人会认为这是个不错的能力,但是对我来说这只是一种恐怖的东西,谁能忍受自己在别人脑海中被任意玩弄,而现实中的自己却只能装成一副不知情的样子让妄想中的自己一次次的失去处女?又有谁能了解在路上就能看到一堆支离破碎的尸体跑来跑去的样子?

  在我抱怨的同时,肩膀却被碰了一下,一个奇怪的报表出现在我脑海中,我转头一看,赫然发现满车都是男人。

  怎么会这样,第一班车为什么有那么多人?这时我反倒希望自己的感应能力能够看到「阿卡西克记录」(AkashicRecords),让我知道要怎样才能避免碰到人……或者先一步知道电车上到底有没有人。

  【怎么会有个多出来的?】不知道是谁的心声传入我脑海中,我才想问问你们是哪里多出来的呢!

  【难得的高中女孩哪……】

  【这丫头奶子真大。】

  突然之间,整个车厢的男人思想突然变得越来越淫秽,笨蛋彦的幻想和他们比起来根本就是小巫见大巫,虽然人家已经习惯装着没事人的样子,但脸上却仍然感到一阵阵发烧。

(讨厌……男人怎么都那么色……人家的胸部被这样揉的话……会坏掉……)

  (不要……不要插进来……好差劲……)男人的妄想越来越奇怪,人家的脑中也塞满了他们的淫欲,害人家的身体也热了起来。

  「小妹妹。」一把女声在我背后响起,我就像是溺水的人摸到浮木,转头一看,一个头发稍微烫卷,脸蛋很漂亮的OL笑眯眯地看着我。

  我心情一松,不经意地碰到对方的手,顿时之间,被男人淫念充斥的脑中传来了更为淫靡的画面──属于这个美丽女性的淫念。

  我清楚地看到她赤裸全身,把自己漂亮的裸体暴露在一群男人面前,两根我从未见过、属于男人肉棒凑到她的面前,她竟然马上张开小嘴容纳了其中一只,让它不断在嘴里出入,然后射出白色的精液。

  而另一只肉棒也没有被冷落,男人抬高她的腰,把肉棒戳入她的阴道中,接着,又一个男人走上前来,肉棒居然刺入了她的肛门,但被这样对待的她并没有因此而显露出痛苦的表情,反倒只有强烈的喜悦与满足不断冲击着我的脑海,让我分不清楚到底是谁的欲望,头一晕,我整个人瘫在她的身上。

  随着碰触程度的加大,她的想法也更清楚地传入我的脑海中,我只能颤抖着趴在她怀中,她似乎有点被吓到,不过还是托起我的下颚,缓缓地对我说道:
  「欢迎来到...为我而开的满淫电车。」

  等到我回复意识的时候,我立刻发觉身上的制服已经被脱个精光丢在一旁,在我想遮掩的时候,男人淫秽的想法却从我被抓住的手脚传来。

  「不要...不要这样...」心中涌起可怕的感觉,和笨蛋彦不同的是,这些男
人每个人都已经准备好要蹂躏我,人家的第一次居然会在这种地方被夺走,想到这里我不禁留下泪来。

  第一次应该是在更罗曼蒂克的地方,和自己心爱的白马王子慢慢培养气氛然后自然发生的事情吧?

  但是眼前的男人却只有满脑子蹂躏我的想法,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做罗曼蒂克,我的双腿被大大地分开,一个男人已经占好了位置,两个人把我的乳房像家政课搓面团那样搓揉着,不管是谁的淫欲和快感,我都已经无力反抗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男人往我这边压来,接着就是一阵剧痛,以及男人兴奋的意志。
  【呼呼,好紧啊!真爽!】

  「不要!好痛!好痛!不要!!」两种截然不同的想法同时涌上心头,我只能不断哭叫着接受男人的侵犯。

  「这丫头是处女哪!」

  「便宜你这家伙了!」

  「处女就能享受这种事情,你比人家更幸福喔。」美丽OL的说话声从一旁传来,我婆娑的泪眼移了过去,看到的是和她妄想中相似的画面。

  两个男人一前一后地包夹着和我同样几乎完全裸体的她,她的身上只剩下丝袜还留着,不过股间的地方已经被撕开了一个大洞,令人惊讶的是她没有穿内裤,因此男人们可以轻易地从丝袜的破洞将肉棒刺入她前后两个洞穴中。

  现在的她正努力吸吮着口中的肉棒,双手还各抓着一只前后套弄着,虽然没我的大、但形状一样漂亮的乳房正遭受和我一样的命运,被男人的怪手恣意揉捏着。

  有人说女生被强奸身体还是会有快感,这时候我可是亲自体验到了,不管有多不甘愿,身体还是自然地产生了反应,但那些女生一定不会和我一样清楚的知道自己身体有什么反应。

  男人的想法让我知道我的蜜穴内部已经开始缠住他的棒子,而且还不知羞耻地流出润滑液,他们也因此把我当成淫乱女,而变得更加兴奋了。

  【真是个骚货!我想干她的屁股看看。】

  这心声之后,一个男人就说道:「把她抬高,我要上她的屁股。」并且走了出来,他穿着一件泛黄的无袖上衣,皮肤被阳光晒得呈古铜色,一身结实的肌肉显示他是个靠劳力工作的人。

  「不要!」无视我的惨叫,男人们把我举了起来,虽然我一向自认苗条,但被这么举起来倒也是第一次,不过这根本就不值得庆幸。

  把肉棒塞在我嘴里的男人从一旁把我固定住,我知道他是因为怕我咬断他的命根子而把棒子抽出去的,而在我哭叫的同时,他立刻一把捂着我的嘴,接着,比失去处女更剧烈的痛楚带着男人征服的喜悦从臀部传来,我只能紧闭着泪流不止的双眼,接受这群禽兽的奸淫。

  「嗯...小妹妹好幸福...第一次就被前后贯穿耶...人家...哦...以前...可
是到...第五次才...啊...插深点...被...这样...呢...」一旁的OL身上已经
沾染着一些精液,才刚被中出的双穴却依旧渴求着肉棒的侵犯,她要求男人把自己搬到我这边,然后在被插入的状态一把抱住我。

  「不要啊!」赤裸全身接触的感觉让我一阵颤抖,大量的淫乱讯息也同时涌了进来,昏昏沉沉的我下意识地开口说道:
「香织...」她对我如何知道她本名十分诧异,因为即使不论她和我是头一次见面,她在这种时候用的也是「理香」这个假名。

  「香织是谁啊?」

  「大概是她的姊妹吧?」她蒙混过去,同时努力回想着我到底是在哪认识她的。

  「现在还在想别的女孩,真是个色女……」一阵徒劳无功之后,她在我的耳边吹着气说道,同时开始挑逗我的乳房:「胸部居然比我的还大,才高中生而已……让男人打奶炮一定很舒服吧,呼呼……」

  香织的想像力比男人更丰富,在她的想像中,我不但被大肉棒玩弄胸部,而且乳房还被奇怪的皮带箍成两个肉球。

  「为什么……要这样子对我……」

  「因为很舒服啊……你看……你已经湿透了呢……那里都……和我一样希望被大肉棒戳插……对不对……」香织抚摸着我的身体,玩弄着我每一个敏感的地方,同样都是女人的她很清楚怎样才能让女人更舒服,即使对方是个才刚失去处女的我。

  「我...啊...好痒...好舒服...啊...肉棒...」我胡乱哼叫着,仿佛叫得越
淫乱,身体里的那股苦闷感觉就会好些一般,或许世界上有许多女生体验过被男人拥抱甚至奸淫的感觉,但是我可以肯定,没有人能和我一样,同时感受女人被奸淫的快感,以及奸淫女人的快感。

  「啊……不可以……射进去……」我哀叫着。

  「是说不可以射在外面,得射进去吗?」男人取笑着我口齿不清的反抗,人家会变成这样还不都是你们害的,可是这时的我已经没有力气反驳,只能扭着腰让男人把精液射在不久前还是处女的阴道中,滋润我的子宫,甚至让我怀他的孩子。

  「让我泄……让我泄……」我身体不断抽搐着,脑中闪烁着快感的强光,眼前的整个世界似乎逐渐被精液染成全白,男人疯狂地奸淫着我,在我的前后穴与嘴里一次次射出精液。

  「啊……小妹好淫荡……害人家……也……更想要了……谁来塞满人家的穴……啊……两根一起也……可以……一起戳烂人家的淫穴啊……呀……」香织对我有了对抗意识,不过她身上的精液可是比我多一倍啊,而且看她一次应付六根肉棒的娴熟技术,人家淫荡的程度和她相比还差得远呢。

  不过说到胸部,人家的G罩杯可是大多了,而这也让她嫉妒地攻击我的乳房,让人家娇喘连连,涨硬的乳尖像是希望被更粗暴对待一般努力挺出。

  男人们的精液不断射在我们两个女人的体内与肌肤上,伴随着强烈的快感意志,每一次的射精都让我头脑发麻,身体不自然地挺直,蜜穴努力缠紧肉棒不希望它离开。

  但男人却只是快速地交换位置,让下一个人用他的肉棒狠狠刺入空下来的穴,剩下来的人很自动地挡在两侧,营造出车厢客满的假象,很有耐心地等待轮到自己上场的时候,外面的人乍看之下,又怎知这车厢里面正有两个漂亮的女生正在被十几个男人轮奸?

  不过就算有人看到了,大概也不会认为我们这两个全身精液、满脸喜悦满足神情的女生,是被男人强暴的吧。

  【把脚抬起来……】男人的心声传入我的脑中,我缓缓举高因为纵欲过度而酸麻的右脚,让男人能更轻易深入我的淫穴,平时只带来麻烦的感应能力现在却成了应和男人欲望的利器,想想也真是可笑。

  「来啊……快点……蹂躏我们……」

  「再射……啊……」

  滚滚白浆洒在我们脏得不能再脏的身体上,除了不断逆流出精液的前后双穴以外,胃里面也被塞入了大量精液,不知道精液有没有热量,人家怕喝太多会变胖的……

  原本只觉得腥臭的精液在习惯之后,居然让我觉得喝下它是一种享受,尤其是在快感丛生、高潮届临的时候,精液的即时浇灌男人的极乐与女人的喜悦混在一起,让我可以更快乐地接受高潮的到来。

  「小妹好淫喔……来吧……这可是环状线呢……」

  香织姊姊挑上这列头班电车的目的,就是因为可以享受整整一圈共两小时的淫戏,真是个淫荡无比的色女……虽然我也很同意她的做法。

  环状线绕了一圈,赶着上班的男人一个个下了车,留下满布精液、浑身瘫软的我们,在下一圈开始之前,香织姊姊催促着我把衣服穿上跟她下车。

  踏出车厢的同时,我心中非常恐惧,我们衣服底下还有着满满的精液,车厢地板上的搞不好还没我们身上的多,全身上下只有稍微整理了一下脸上与头发上的精液,但只要稍微注意看,还是可以轻易发现我们脸上残留的痕迹。

  而我裸露的双腿与她的丝袜上,明显无比的精液痕迹,以及隔一段距离就能闻到的,由精液、淫水、汗水构成的淫靡气味,似乎在对全世界放送我们是淫女的事实。

  「快点来啊。」香织姊姊看我呆立在月台上,一把拖着我的手,软腻的小手与滑溜的精液虽然可以让我轻易把她甩开,但我却没有,而这时,香织姊姊心中所想的也传到我脑中。

  那是一幕只有两个女生的激烈性爱,香织姊姊的股间装着一挺比男人肉棒大好几倍的乌黑棍状物,快速而用力的把它地送入我的淫穴中,在她的想像中,我表现得比刚刚更狂野,扭动着身体、淫水四溅、阴精乱飞,一双不断弹动的乳房上还留着她的齿痕,两人就像野兽一般不断交合着。

  而最让我惊讶的是,香织姊姊居然想要玩弄我一整天,直到我虚脱晕倒才放过我。

  「小妹妹……接下来会让你更舒服的……」香织姊姊一边跑,边给了我一个灿烂的笑容。

  「嗯!」我也回报她相同的笑容,制服裙子下早已浸满精液的内裤,又增添了不少的爱液。

  我终于发现,人只有做爱的时候才会心口一致,决心诚实面对欲望的我,在香织姊姊的牵引下,在经过的所有路面上,洒下了点点爱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