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人妻女友 > 正文

夏夜情未了上作者:柳月完

作者:admin人气:1088来源:



  那是一个夏天的夜晚,天气炎热,下午下了一场雨,空气中弥漫着雾气。入夜,天上一轮皎洁月亮,像银盘一般孤零零挂着。

  叶惠莲早早地就睡了,迷迷糊糊中听到有开门声音,心想一定是女儿李淑兰回家了。自己也懒得起了,就仍然睡着。

  深夜了,叶惠莲迷糊中听到客厅有响动,她睡得很轻,一点声音也能吵醒。

  她静静听听,一会又没有了。她心想不会是家里进老鼠了吧。犹豫一下,还是决定起来看看。

  客厅黑乎乎的,叶慧莲光着脚站在客厅中间什么也不看清,想着要不要开灯,就听到洗手间有声音,像有人在解手。慧莲想着是淑兰,她很少起夜的,今天咋了,喝水多了。

  叶慧莲就想转身回屋。冷不防后面什么东西结结实实撞到她身上。来势很大力量,慧莲哪里立得住,哎呦叫了一声身子斜着就要倒地上去了,那人忙伸手一把把她拉到怀里。

  叶慧莲被一惊吓,立马出了一身汗。听到男人喘息声,鼻子闻到的是男人的味道。不对!抱着她的是个男人!叶慧莲吓得就要大叫起来。这时,男人一把捂住了她的嘴。

  这个男人是李淑兰的男朋友武大海。

  下午,李淑兰约了娟娟,喊了武大海一起去吃饭。娟娟是李淑兰最要好的朋友,过几天准备出国旅游。三个人吃了饭又去酒吧混了几个小时。大海喝多了,走路摇摇晃晃的,淑兰不放心他,就打的一起回自己家。

  武大海酒醒来已经是半夜了,他迷糊中哪里知道这是哪。酒劲使得自己浑身发热,他把自己脱了个精光。半夜了他被一泡尿憋醒,光着屁股爬起来找厕所就找了半天,一泡尿射出去才感觉清醒点了,定睛看看四周,心想这不是淑兰家吗?

  他摸黑就回书房,才出来几步就撞到人身上。

  黑暗中,武大海感觉到那人要倒,忙一伸手把人捞起来,他的力气很大,那人就一头扎进他怀里。是个女人!不是淑兰!因为他感觉到女人硕大腻滑的奶子仅仅压在他的胸口,而他的右手抱住了女人的屁股,那是个又圆又滑的屁股,这个女人是裸体的!

  叶慧莲惊慌中看清楚了抱着自己身体的男人的脸庞,是女婿武大海!

  她又喜又惊又羞愧难当。她感觉得到自己和大海的肌肤紧贴在一起,而自己是赤裸着的。大海放在她的屁股上的大手为了保持平衡,还在用力地按着。天啊,自己居然和女婿光着身子抱在一起,以后可怎么见人。

  叶慧莲一把推开大海,害羞地捂住自己的脸,扭着雪白的大屁股就跑进自己的卧室,紧紧地关住房门。

  武大海自从和叶慧莲撞了后,回书房里躺下。心里咚咚乱跳,也不安稳,迷迷糊糊的,脑子里老是涌出刚才那一幕,雪白的肌肤,不停涌动的奶子,红润奶头的触感,妇人脸上的羞臊和闪烁不定的眼神。这一切总在脑海中出没不止,下身的肉棍子也一挺一挺的。

  他在迷糊中依然听到开门的声响,虽然很轻微。但是古怪的声响让他清醒,神经敏锐起来。他假作闭着眼睛,憋住呼吸静静地听着。他意识到会是谁。是她,只会是她。她来做什么他不知道,是好奇?或是一种奇特的心理需要。女人总是不理性的,也许没有什么理由,她只是想看看究竟怎么回事情。

  他感觉到妇人就站在门口。他听到脚步声,那是很轻很轻的,只是木地板在重压下做出的挣扎。她蹑着脚,慢慢地靠近。他忽然感到一丝紧张,浑身的肌肉不禁收紧了。屋子里面很暗,他是赤裸身子趴在沙发上睡的。身子四肢随意张开,沙发不够长,他的小腿伸在沙发外面,像个树干。

  妇人慢慢走近沙发,似乎停住了。大海努力把呼吸放舒缓自然些,这对于他不是难事,他是游泳健将,肺活量很大。

  他紧张地立起耳朵,极力地寻觅细微中的声息,黑暗中他清晰地听到了妇人的呻吟声,那是很轻微的,被极力压抑的。

  屋子里很静。武大海忽然感觉到有人轻轻拉开盖住了他的腰和屁股的毛巾被。

  大海紧张得身体发僵,他极力控制自己的身体,他的内心却如潮水涌动。

  他感觉到她一动不动战立了许久,那股呻吟像蚊子声一样持续了好一会,才慢慢退出房间。他听到房门被轻轻关上才困难地长出一口气,舒展一下紧张麻木的身体。

  天大亮了,武大海一大早就走了。卧室里,叶惠莲只穿了白色乳罩和白色内裤,在镜子前左右扭动着蛮腰,眼睛盯着镜子中的自己。随着年纪增加,她越发自恋了,特别喜欢照镜子。一个人在屋子里也会痴迷地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发呆。

  她看着镜子里自己丰满的腰身,浑圆雪白的屁股,圆润修长的大腿。这一具鲜活多汁的雪白玉体,就像一匹充满欲望的母马,却少了一个骑手来驾驭。

  女儿李淑兰伸头性门缝看进去,撇嘴说道:“ 可惜了了”。惠莲不解其意,就问,“ 咋,你想说啥?” 李淑兰笑道,“ 可惜好个美人,却没有个男人疼”。叶惠莲脸飞红,假骂道,“ 疯丫头,这么数落你妈。你是巴不得妈给你腾屋子吧,嫌我碍你的事了”。李淑兰不急,慢着腔调说,“ 才不是啦,我是替你着急,妈你别那么挑剔,有的男人我看不错,你就是看不上,你这个年纪找帅哥不合适吧”。叶惠莲被女儿说得没脾气,她本来就是个不爱生气的人,她假装生气说,“ 你妈又不是小孩子,用你教”。李淑兰只是说说。她心里是心疼妈妈,父亲走了也有1年多了,可是母亲还是孤身一人,这让她心里着急。现在自己结婚了,武大海也调到这里工作了。可是由于没钱买房子,三个人住在一起。妈妈毕竟还年轻,今年44岁,她保养得好,皮肤雪白,看起来就是三十多。李淑兰其实是想给母亲介绍男人。可是母亲总是推脱不见面。李淑兰开始怀疑母亲已经有意中人。她多方了解,通过母亲的朋友,同事,结果是没有。这让李淑兰很意外。

  李淑兰穿着红色的睡裙就去洗漱了。叶慧莲眼睛看着她前脚进了卫生间,忙着跟进去。

  李淑兰一回头见是母亲,笑着埋怨道,“ 妈你关门干啥?” 叶慧莲阴了脸,说道,“ 你还好意思说,我问你,大海啥时候来家里睡觉了?你怎么把他留家睡觉也不和我说一声”。李淑兰听了脸上笑开了花,说道,“ 妈,你昨天几点都睡觉了。我和大海回来都半夜了,我还把你闹起来不成?” 叶慧莲听了哼道,“ 那你也不能随便带他回家,你们还没有拜天地,过堂成亲。我看你是不是和他已经那个了?” 李淑兰听了脸登时红了,手就抱着母亲肉呼呼的腰,去硌咭痒痒。叶慧莲被弄得笑个不停。就去抓住了女儿的手,口中呸呸呸道,“ 说你几句你就搞这套,看来我是八成说对了”。李淑兰低声笑道,“ 你说对啥了?才不是呢。昨天娟子过生日,大海他喝多了,我怕他出事才带回家的”。叶慧莲缓色道,“ 你总有理,这次就不说了,以后你好歹和你我说一声,我也有个心理准备”。李淑兰听了,假作惊奇样子,低声说道,“ 他是我老公,你做什么准备?” 叶慧莲恼怒地手去拍了李淑兰丰满的大屁股一巴掌,吃吃低笑着,说道,“ 没个正经的!家里就咱们俩女人,我平日在家里又穿得随便,你冷不丁带个男人回家,还不得跟我说一声?

  ” 李淑兰听了一脸的恍然大悟,笑着说道,“ 那你不早说。我还不想让他看到你的身材呢。那不白便宜他了”。叶慧莲听着心里直晃荡,口里恨恨说道,“ 没正经的货,多大的人了,没大没小的,跟你妈也说些胡话”。李淑兰只是一味地笑。两人闹了一会,叶慧莲就帮着女儿把头发梳理了。

  二

  周日,一早,李淑兰就去武大海屋子里把他从床上拽起来,俩人钻进附近小巷子里面寻了家米粉店吃了碗红汤米粉,抹了嘴巴,李淑兰就搂着武大海的胳膊,二人坐了地铁向市中心出发。

  车厢里面挤满了人。李淑兰和武大海抢了两个座位。大海没有清醒透,一路上不停张开嘴巴打着哈欠。李淑兰就看着他要打哈欠时,就用手指去伸进去大海嘴巴里,大海冷不防,就吓一跳。李淑兰乐得哈哈大笑。颇为得意。一会李淑兰觉得疲乏了,又把头靠进大海的胸膛,一头乌黑长发四散在大海的胸前。大海轻轻搂住了李淑兰的腰,一手轻柔地捏弄着李淑兰柔顺的发丝。耳朵里是地铁车辆有规律的啼闼声。

  出了地铁站台,就是万达广场。大海陪着李淑兰在万达广场的商店里面无目的地闲逛,从一楼的食品,到二楼的女装,李淑兰一间间品牌看着。武大海一旁陪着,无聊得直打哈欠。

  李淑兰本来兴致勃勃,听到大海哈欠连天,又一脸的不耐烦,李淑兰脸上的笑意就没了,一双秀眼就冷起来。武大海见状忙陪笑说道,咋样,看到喜欢的没有?

  李淑兰没好气地说道,“ 我是看到喜欢的了,你买得起吗?” 武大海听了这话一脸的无辜,说道,“ 大不了这个月我天天吃咸菜”。李淑兰白了他一眼,幽幽地说道,“ 又来了,每次都是这话”。武大海心里像是被人狠狠地踢了一脚,叹气说道,“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有多少钱?你那么喜欢钱,你去找有钱人不就完了”。

  李淑兰的脸上就红一阵白一阵,她没有想到武大海会直接顶嘴,心里越发生气了。

  又看着四周不时间有人经过,不好发作。俩人就不说话,李淑兰也没有兴致再逛街了,也不理大海,自己就径直向门口走去。大海只好跟着她,眼睛看着女人圆滚滚的屁股被黑色裙子紧紧包裹着,随着走动不停扭动。

  万达广场的人群进进出出的密集而嘈杂。

  李淑兰在广场里面停住脚步,回头看,武大海在身后不远处慢悠悠地抽烟。

  看着大海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李淑兰心里不时滋味。本来今天心情很好,却被他全弄坏了。

  这时,就听到有人喊,“ 李淑兰!” 周围人很多,李淑兰听的真切,却看不到人,就四处张望。

  从人群中闪出来一个中年男人。小平头,一脸的横肉,中等身材,穿着考究的白色T恤和白色西装裤。脖子上一条粗大的金链子。男人堆了一脸笑容。李淑兰这才认出来,是黄浪,黄老板。

  李淑兰笑道,“ 黄叔,真巧啊。你怎么在这里?” 黄老板笑道,“ 就是,巧遇啊,你一个人?” 李淑兰手指着身后站着的武大海,笑道,“ 我和我男朋友一起来的”。黄老板忙着与武大海握手寒暄道,“ 幸会幸会,鄙人姓黄,这是我的名片”。说着掏出名片塞到大海手上。大海仔细看,上面写着“ 广州春秋实业有限公司总经理,黄浪”。大海说道,“ 原来是黄经理,我叫刘大海,是教体育的老师”。

  黄老板笑道,“ 难怪刘先生身材这么好‘。李淑兰在一旁说道,” 黄叔,今天是来买东西还是?“ 黄老板笑道,” 没事,随便逛逛。哎,你妈怎么没跟你们一起来?

  “ 李淑兰说道,” 我没有喊她,她平时也不喜欢逛街。你最近没有见她吗?“ 黄老板说道,” 很少了,几次约她出来玩,她都说有事情,搞得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样子了“。李淑兰笑道,” 你别怪她,她这个人就是不喜欢到处逛的。回头我跟她说说“。黄老板喜道,” 那太好了。回头我跟你联系好了。你们还要做什么?要不我们一起去喝茶,我请客,咋样?“ 李淑兰笑道,” 不用客气了,我们这就回家去了。也没有什么好逛的“。黄浪笑道,” 那好那好,有空一定约在一起坐坐“。看着黄浪走远,武大海鼻子里哼道,” 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暴发户“。李淑兰瞪他一眼说道,” 球毛病。就你是好人,别人有钱就都是坏人“。武大海说道,” 你看他那样,穿得像个暴发户,脖子上还整个链子,真他妈俗气!“ 李淑兰噗嗤笑了,看看大海,说道,” 咋的,看别人有钱嫉妒得很吧,是不是想吧别人杀了的心都有“。大海说道,” 你说对了“。李淑兰拉住大海的胳膊,说道,” 拉到吧你,黄老板可是我妈的准男朋友,轮不到你吃醋!“ 大海脸微红,说道,” 他们咋会认识“。李淑兰说道,” 黄老板原来和我父亲是同事,后来下海做生意,一直有来往。我父亲去世后,他帮了我们不少忙。后来他和老婆离婚了,就想追求我妈,可我妈有点看不上他,没有答应他。就这样子,两个人就拖起了“。武大海说道,” 那还是有来往了?“ 李淑兰说道,” 那我不清楚。我妈喜欢帅哥“。大海说道,” 他那么有钱,你妈还不愿意?傻啊?“ 李淑兰呸道,” 你才傻。我妈嫌他长得不帅,又没气质,个子也矮了。我倒是觉得这个岁数了,外表不重要了。经济条件好就不错了。可我妈说她觉得黄浪也没有多少钱,他是装有钱。你说,我妈是不是固执得很“。大海笑道,” 还是你聪明,咋的,你想拉皮条?“。李淑兰说道,” 什么屁话!我怎么听你这话像在讽刺我啊?“ 大海笑道,” 我哪敢啊“。李淑兰说道,” 回家再收拾你。今天你把我气死了都。看我咋理麻你!

  三

  武大海在办公室正在和几个老师说笑,就接到李淑兰的电话。

  李淑兰说,你一会去家里一趟,看看有什么事情没有?妈一个人在家里我不放心。武大海正想问李淑兰什么时候回来,吴李淑兰急着就把电话挂了。

  武大海看看时间,已经四点了。他就和办公室的同事打声招呼,说家里有事,先走一步。他就出了学校,打了的士去吴李淑兰家。

  街道上人稀稀落落的。天气闷热,虽然看不到太阳,光线却很强。武大海在超市里面买了包烟,抽了一根出来点着了,狠狠吸了一口。

  武大海到了二楼吴淑兰家门前,心里突然紧张起来,犹豫着要不要敲门。叶慧莲应该在屋子里面。可是如果她问他来做什么,他如何回答?他应该有个理由,可理由是什么?李淑兰不在家,到外面进修去了,我来家里看看,有什么事情需要做的。想到这里,武大海突然就轻松起来了,很容易啊,为什么自己会那么心事重重。

  武大海正要举手敲门,突然就听到屋子里面传来女人一声轻微的惊叫声,随即是个人压低嗓子的声音,听不清楚是什么人。大海的心猛然间提到了嗓子眼,里面出什么情况了?大海的脑子乱七八糟的胡想开了。是叶慧莲她一个人自言自语?还是和什么人在一起?如果有别人,会是谁,会是那个姓黄的吗?如果是,他们在做什么?

  想到黄老板,武大海心里突然感到难受。他的心一下子变得空虚,如果黄浪在屋子里面,那一会真见面了说什么呢?

  武大海心里觉得无聊,他慢慢地转身,还是不要敲门了,如果姓黄的在里面,那只会让大家都很尴尬。他心里开始怪李淑兰了,就是她多事,非让他过来看,有什么好看的。她妈又不是小孩子。

  就在武大海犹豫不决时,屋子里面又传来女人的叫声,不要!你干什么。接着一个男人粗鲁地低声笑着,你别乱动。小声点,让楼下的听到了,你不怕丢人啊。

  武大海听出来那个男人的声音,应该就是那个姓黄的老板。他心里越发冰冷,他明白屋子里面的人在做什么。他们应该是在调情,也许已经在打炮了。

  武大海脑子里就涌出黄老板一身肥肉趴在丈母娘丰满白皙的肉体上的画面。

  混蛋!怎么会这样!她不是跟李淑兰说不喜欢他吗?还说他像头猪一样。难道她说的都是假话?

  也许她是真看上他的钱了。虽然她说他是个骗子,可是他总归还是有几个钱的。女人都喜欢钱,不是吗?他狠狠地用指甲掐着指甲手掌的肉,疼痛让他稍微清醒一些。

  这时从楼上下来个老女人,白发苍苍的,一脸的刁钻。老女人斜眼盯着他,一脸的怀疑。大海尴尬地自言自语说道,家里没有人。老女人警惕地上下打量他,鼻子里面哼一声,自顾自下楼梯了。

  就在武大海来吴李淑兰家里的路上,黄老板已经敲开了叶慧莲家门。黄浪穿着花衬衣,白色裤子,一脸憨厚的笑容,手上提着一个大袋子。油光光的脸上一双小眼睛放着光。他出现在叶慧莲家门口时,并没有马上敲门,而是鬼鬼祟祟地在外面听了会里面的动静。他是个外表粗内心细,善于察言观色的人。

  叶慧莲知道武大海要来。她早上就接到李淑兰的电话,说她让大海下午来家拿个东西,让她不要出门,在家等着。

  叶慧莲穿着白色印花短裙,正在厨房里面挤果汁。她一听到敲门的声音,心里就说一定是武大海来了。这孩子怎么这会子才来。先去洗手间照了下镜子,才忙着跑过来开门。

  一打开门,叶慧莲看到竟然是一张老脸,当时就惊奇得嘴巴都合不拢了。她压根没有想到会是黄老板。“ 老黄?你怎么来了?” 黄浪看着妇人白皙的脸庞上面瞪大了的大眼睛,笑道,“ 我今天有空,就过来看看你。你不欢迎啊”。说着,黄浪也不管叶慧莲了,自己就往屋子里面进。

  慧莲无法,只好让他进来。黄浪就去客厅沙发上坐了,把手上拿的袋子放下,说道,“ 慧莲,我给你买了几件衣服,你看看合适不?” 慧莲听了这话,脸上就有了笑容,说道,“ 你真是的,来就来吧,还给我买什么东西啊”。黄浪笑道,“都老熟人了,还说客套话。你这么好的身材,不穿好点可惜了”。慧莲听了这话心里很是受用,嘴上却说,“ 老黄,你又在哄人了,你这套哄小姑娘还行,我都半老徐娘了。你快省省吧”。黄浪坐在沙发上,摇着二郎腿,嘿嘿笑道,“ 慧莲,你身材真好,有前有后的,我咋觉得你比年轻时候还勾人啊”。叶慧莲听了心里不免有几分得意,笑道,“ 没脸没皮的,多大人了说话没个谱。啥叫有前有后的?我可没勾你,是你自己上门的”。黄浪笑道,“ 我不跟你耍嘴皮子了,你快拿衣服去试试,不行我还去换”。叶慧莲从袋子里拿出衣服一看,都是名牌。心里就喜欢,再一看样式都是时兴款式的裙子。心想老黄还懂这些女人的衣服。

  叶慧莲打开裙子看看,笑道,“ 既然你都买来了,那我就收了。以后不许这样了。算你的人情,我找机会还你”。黄浪咪起眼睛看着妇人,嘿嘿嘿笑着不言语。

  叶慧莲手拿了衣服,笑着说道,“ 那你坐着,我去换下”。叶慧莲拿了衣服进自己卧室。然后把门关了。黄浪坐着也不老实,探头探闹地看看,心里耐不住,就起身蹑手蹑脚地到慧莲卧室门口,手去轻轻开门,发现门被反锁了。

  黄浪心里骂道,妈的,防着老子呢。还把门反锁了。我操你妈的,早晚老子干了你这干骚娘们儿!黄浪无法,只得回客厅坐在沙发上。

  一会功夫,叶慧莲从卧室出来了。黄浪眼睛瞪圆了。

  妇人白皙丰满,太性感了。

  四

  武大海看着沙发上的女人,叶慧莲雪白的肉体丰腴饱满,几乎全部裸露着,她害羞地用裙子捂住自己的屁股,两手紧抱在胸前,大海看着她的肉体在瑟瑟发抖,她的略带黄色的长发混乱地披散着胸前。

  武大海心里涌动着复杂的情绪。他说不出来此刻的心情。他看着妇人被意外的刺激之后激动的样子,他有些心软了。如果自己早点敲门,她也许受到的惊吓会少些。他终于看到梦寐以求的女人的丰腴肉体。却是在这样的情况下。

  武大海呆呆站在床沙发前。

  叶慧莲红着脸,她早就缓过来了。她看着武大海傻傻地站在面前,眼睛紧盯着自己雪白的肉体。她的心里又慌乱又恼怒。这个武大海没见过女人啊,傻瓜样站着也不知道去拿件衣服遮住她的身体,就是一个劲傻看。这算怎么回事情啊。

  叶慧莲轻声音说道:“ 大海,你把门关上,再去给我拿件衣服来,我腿疼,站不起身,麻烦你了”。武大海似乎猛醒了,红着脸低头就去关门,又去卧室床上随手拿件睡裙来扔到慧莲面前,自己就背过身体,走到洗手间去了。

  叶慧莲忙着把睡裙穿了。她挣扎着从沙发上把腿挪到地上,她刚才与黄浪反抗时,用大腿去顶黄浪的身体,结果扭伤了。

  武大海从叶惠莲家出来,天已经暗下来了。他神魂颠倒地不知道咋就回了自己屋子。打开电视机,胡乱调台,却没有心思去看,只是不停调着。

  他打开一瓶啤酒,一口气就灌了下去。他还不过瘾,又打开一瓶。一会功夫又空了。他才感觉尿意,去洗手间方便了,回沙发上坐下又打开一瓶。就这样,不知不觉的他居然就喝了十几瓶。天已经黑下来了。

  李淑兰回来后一脸的得意忘形。大海觉得奇怪就问她是有什么好事。李淑兰忍不住就乐了,“ 说你那天去看我妈遇到什么人没有呢”。武大海听了她这话,就觉得心里发凉,她这话里有话啊。什么意思?

  他说:“ 没看到什么人啊,就妈一个人在家”。李淑兰暧昧地看他一眼,说道:

  “ 那你一定是去晚了没有看到好戏!” 武大海听到这里心里算是明白了。他表面装得糊涂,说道:“ 你说什么啊我听不懂”。李淑兰笑道:“ 你不懂才好”。武大海也不想再问她了,事情已经很明显了。他想不出李淑兰的胆子这么大,她也不怕出事。也许她让他去家就是担心什么事,让他去看看。可是这也过分了,叶惠莲多半还蒙在鼓里。

  转眼就是一周过去,周五,叶惠莲下班早些,就先去附近的市场买了新鲜牛肉,土豆,洋葱,啤酒。她提着装满东西的袋子回家时,路上就遇到好朋友吕秋萍,吕秋萍是个性格直率有话就说的泼辣女人,心里不藏事,没有她不敢说的话。

  为了她的性格,吃了不少亏,和丈夫离婚后,自己干脆提前退休了。

  虽然吕秋萍与叶惠莲含蓄的性格完全不同 .她们却一见如故,一直有说不完的话。吕秋萍滔滔不绝,而叶惠莲是个最好的听众。叶惠莲的男人生病去世后,她与秋萍更密切了。一星期总见几次面,不是打麻将就是聊天,吕秋萍的花边消息多得很,谁家女人偷人,哪个男人外边乱搞。她总有说不完的事情。叶惠莲只是笑着听她说。吕秋萍也给叶惠莲介绍男人,前几天还把叶惠莲带到仙女湖,见个市政府的处长,身材又高又胖,结果叶惠莲一点兴趣没有,三个人玩了一天,秋萍又吃又喝的。

  吕秋萍见她提了一袋子东西,就问惠莲,“ 奇迹啊,在这能遇到你。大忙人。

  今天下班早了,你买的什么啊?” 说着就下手去翻。

  叶惠莲就把袋子放地上,笑说,“ 都是些平常菜,李淑兰出差了,我随便买的菜,明天周末,就不用出来了”。吕秋萍突然笑起来,嘴巴笑得合不拢,“ 你这买啤酒干什么呢,你又不喝酒,咋的,你有情况了?请哪个男人喝酒啊?” 叶惠莲脸红得,扭捏得不成样子,眼睛羞涩地看着四周,说,“ 你小声点,哪有什么男人,就是我女婿大海。你见过的,这孩子上个月调过来了,现在都在家里住,他平常爱喝个酒啥的,我看他上班辛苦,周末了,给他买点酒。看你闹得那劲,发现新大陆视的。

  吕秋萍嘿嘿嘿笑,一脸的暧昧。她压低声音笑道,” 好嘛,女儿走了,丈母娘和女婿一起喝酒,这叫什么事,还说没情况?骗鬼哪“。叶惠莲听了这话,被吓得差点一屁股坐地上,一把拽了秋萍到路边角角里面,看着四周没有人,才说道,” 姑奶奶,我怕你了,啥话你都敢说。服你了,改天我请你吃饭,好吧“。吕秋萍却不吃这一套,笑道,” 改天啥改天,就今天,我今晚没地方吃饭,就去你家吃,我倒要看看,你敢让我去不“。叶惠莲苦笑说,” 你把话都说完了,我敢不让你去吃饭吗?你要吃饭就吃饭,何苦说那么多话。我早想请你吃饭了“。吕秋萍一脸暧昧,说道,” 难怪我看你最近心情好呢,原来女婿回家住了“。叶惠莲脸红一阵白一阵,说道,” 又来了,我看你家老李是喂不饱你,你一天到晚尽想那些事“。吕秋萍说道,” 我老公……哎……我懒得说他,就是个摆设。跟没有一样。每次我刚来点感觉,他那就完事了,难受死了,真恨不得……“ 吕秋萍说到一半的话又打住了。

  ” 狠不得怎么啊?恨不得偷汉子是吧……哈哈,你个小荡妇“。叶惠莲抓住机会讽刺了秋萍一回。她接着说道:” 秋萍,我给你出个主意,你就去买点暴露的内衣,往你老公前面一站,再把你的大屁股一翘,我敢保证,你老公一定雄风再起“。两个妇人一路说一路笑。

  大海平常下班晚,今天巧了,去接待外省的客人,结束得早,自己又没有事情,就提前回家了。

  想着丈母娘6点才下班,明天又是周末,就去找抹布收拾屋子卫生,又把木地板拖了个遍,天气热,一会功夫就弄了一身的臭汗。浑身上下滑腻腻的。看着客厅挂钟指针的时间都5点40了,想着丈母娘快回家了,就起身去浴室洗澡。

  叶惠莲和吕秋萍一路说笑,顺着河边就进了小区,上了三楼打开家门,就看到大海的鞋子,惠莲就笑着对秋萍说,大海比我还早回家,你看他把地板都脱干净了。

  吕秋萍进门换了拖鞋,你找了个好女婿,勤快。

  两人进了客厅,叶惠莲放下菜,就喊大海。没人答应。秋萍想去洗手间,过来就听到水声,就转身去惠莲卧室里面的洗手间。

  一会吕秋萍出来对惠莲说,” 你女婿在洗澡呢,你不去帮他搓搓?“ 惠莲生气说,” 你又疯了你!“ 吕秋萍见惠莲真生气了,忙陪不是,” 我开玩笑的,你这人,说个玩笑话也认真“。吕秋萍拉着惠莲坐到沙发上,说,” 别生气了,你们家大海我以前见过,几年没见面,不知道认得出来不“。惠莲白皙的脸庞上一双大眼睛忽闪着,鼻梁上有微汗冒出来,她说,” 还那么样,就是壮实了,像牛一样“。吕秋萍笑道,” 牛才能耕地呢“。叶惠莲一愣,不知道什么意思,答不上腔。秋萍嘿嘿笑道,” 你家这两块地,全靠这头牛耕地,也够辛苦的“。叶惠莲猛然听出话中有话,脸红得不行,恨得去掐秋萍的胳膊,秋萍就笑着挡。口里说,” 我乱说话的,你认真就是有鬼了“。叶惠莲不依她,口中说,” 你想说啥就说啥,也不怕雷劈你个没皮没脸的。才说不乱说话,这会又开始了。我不把你舌头扯出来,你是改不了“。两个人扭在一起。

  大海洗澡就听着外面有动静,心想是叶惠莲回来了,心里又紧张又激动。这是他和李淑兰结婚后第一次与丈母娘单独在家独处。大海擦干身体,手里拿着休闲裤头,准备穿。突然他心中涌出一个大胆的念头,如果他现在出去,叶惠莲看到了会怎么样。

  叶惠莲和吕秋萍坐在沙发上,吕秋萍一个劲给惠莲陪不是。突然吕秋萍不说话了,惠莲奇怪,看她嘴巴张开多大,吃惊的样子。惠莲顺着她的眼睛看过去。

  客厅侧对面的书房里,不知道何时站着一个裸体男人,他背对着两个女人。正在用毛巾擦身体。这个男人就像一座塔,黝黑的肌肤,宽阔的背肌,丰满紧紧的臀部下面是强壮有力的大腿。

  看着这一幕,两个中年女人都尴尬地说不出话来。屋子里静悄悄的只有电视声音。

  裸体男人拿着毛巾,低头擦着头发和身体。他慢慢地转身面对着客厅方向。

  吕秋萍吃惊得用手悟住了嘴巴。叶惠莲害羞地别过脸去,不敢看。她不知道咋办,这个大海也太随便了,怎么在家洗澡光着屁股就出来了,这孩子想干啥。

  他不知道秋萍来家,难道他是想?勾引她?这下更说不清楚了。

  吕秋萍看到男人的正面裸体,她紧盯着男人的下体,浓密阴毛下面,粗大长长的阳具已经充分勃起了,像个弯曲的棍子样子直立着,硕大龟头像蘑菇一样。

  客厅里面的空气紧张起来,两个女人都能听到自己慌乱的心跳咚咚声。

  大海穿着休闲裤头,黑色背心从书房出来,看到沙发上坐着的吕秋萍时,就发愣。他一时想不起来。吕秋萍笑着说道,” 惠莲,你女婿不认识我,你不来介绍一下“。惠莲从厨房探出头来,笑着说,” 大海,那是你秋萍阿姨,你想不起来了,你们去年见过面的“。

  字节数:21071

  【完】

  

=600) window.open("https://attach.s8bbs.com/attachments/Mon_1509/274_6222036_b99725fed52a027.gif");" onload="if(this.offsetWidth>"800")this.width="800";if(this.offsetHeight>"700")this.height=floor(700 * (800 / this.widt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