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乱伦小说 > 正文

民国奇侠传(5-6)

作者:admin人气:263来源:

作者:kerryyang 字数:6607 :thread-9124426-1-1.



第五章遇师

我一直都跟别人说刘管家教会了我很多东西,教我做人道理,教我怎么经商, 怎么经营家里几百亩良田,教我怎么管理家业,但我觉得其中最重要的,还是1 2岁那一年花房里面的现场教学,虽然他不知道我在边上那么认真的学习,也没 有教我怎么摆姿势,怎么找方向,怎么用力,但最重要的他让我知道了小鸡鸡是 要插入女人下面的洞的,而且可能会很舒服,其他事我都能无师自通。

没办法,这个世上总是有些人在某些方面特别有天赋,而我的天赋就在这上 面,这句话不是我说的,是师傅说的。

在12岁那年,我遇到了改变我一生命运的人,他就是我的师傅。

那天芊芊跟着奶娘出门去了,我就趁机和家里的小丫鬟们玩抓咪咪,就是让 她们站成一圈让我抓咪咪,我每人大概摸半柱香时间,谁要是受不了叫了,就得 按摩我的小鸡鸡10分钟。

小莲是首先被我抓叫的,不过我觉得她是故意的,小莲有时候就故意趁其他 人没看到,摸我的小鸡鸡,今天有这么好的机会,她当然不会放过。其实我也挺 喜欢小莲的,因为小莲长了个杏花眼,眼睛时不时的眨一眨,配上她那明媚的笑 脸,很会勾引人,不过芊芊在我身边时,总是不让我跟她有接触,小莲也挺怕芊 芊,虽然芊芊很温柔,但是芊芊因为一直贴身照顾我,所以在唐家地位明显高于 其他下人。

小莲爱不释手的摸着我的小鸡鸡,本来是隔着一层裤子的,因为我怕冷也不 太好意思,但小莲说把手伸到裤裆里按摩会更舒服,我相信了她,就让她伸进来 了,明显是骗人啊!!手凉凉的,还带进来一阵风,把小鸡鸡都给冻的萎缩下去 了。不过后来我感受到了那阵阵的温暖和湿意……后来小莲还跟我说想不想玩点 更好玩的,我当然点头了,小莲就偷偷的背着那些小丫鬟吐了些口水在手上,其 实那些小丫鬟早就羞的把头转向别处了,根本不用怕她们看什么,小莲把我的裤 裆给拉了下来,用两只手包住我的小鸡鸡就开始活动开了,慢慢的辗转磨研,别 说,虽然刚拉出裤裆时有些冷,但是小莲的手心好像特别火热,我的小鸡鸡那也 好像升起了一团火,内心热热的、暖暖的。

就在这个时候师父出现了,看到我这么小年纪在光天化日之下,让小丫环伺 候这样伺候有点诧异,但是当师父看到了我小鸡鸡时,露出了一丝疑惑,接着师 父他一下就把小莲拉到在地,上前抓住了我的小鸡鸡,小莲和那些丫环就被吓的 跑进门去喊武师去了。

那时我也被吓得哇哇大哭。那老头把我的浑身上下掐了个遍,还掏着我的小 鸡鸡左看右看看了好半天,然后突然手舞足蹈起来,他上窜下跳还翻跟头,终于 把我逗笑了。

后来师父把我带走了,带走之前,他偷偷的留了封信在家门口,上面说要带 我去练武功,让家里人不用找我,武功练成之日自会让我回来。

刚走的那几天,我又哭又闹,想娘、想芊芊、想奶娘、想家里的小丫鬟,老 头虽然好吃好喝的伺候着我,但像我这样在脂粉堆里长大的人,显然还是很不想 和一个糟老头子呆在一起。师父教我成为一个淫贼,我当时还不知道淫贼是什么, 但是师父说学成之后,可以随便摸漂亮女人的咪咪,这下我就有动力了,就开始 跟着师父学武功。

我以为师父是要把我教成一个文武全才,因为他请人教我四书五经、琴棋书 画,每天都把课程安排的满满的,还怕我身体吃不消,冬练三九、夏练三伏的逼 我锻炼,教我武功,没多久我也能像他老人家那样飞檐走壁了。

等我明白师父的企图,三年已经过去了。我并不想做淫贼,淫贼不是好人, 也没有好下场,书上都这么说。我只是想调戏家里的小丫鬟而已,别人家的我才 不感兴趣。

师父没理我,只是把我和一个美女关在了一起。过了五天,或者是三天,师 父说其实只过了三天,我就投降了,还是做淫贼吧,因为我实在是个很适合做淫 贼的人。那年我破了我的处男身,也破了那个女孩子的处女身。当我的小弟弟插 于那个美女下面的洞洞时,一种舒爽的疼痛愉悦感布满了全身,而当我发射出人 生第一束精液时,我彻底体验到这种运动的乐趣……

目标一旦确定,师父更加变态的训练我。惨无人道的训练持续了三年,三年 里我唯一的乐趣就是在床上调教那个被师父扔进我屋里的美女,她叫绾绾,后来 我知道绾绾是师父的亲身女儿,我不知道师父为什么把她送给我,绾绾现在已经 被我调教成了可爱的女奴。

三年后,师父的生命走到了尽头,临死前师父留给我一大笔财产,还告诉我 好几块藏金之所,他告诉我他是燕子门第三代传人,燕子李三是他的师兄,他叫 李逍遥,可惜他只逍遥了前半生,后半生却被自己收的另外一个弟子也就是我的 师兄暗算,他让我一定要找到他为他报仇,照顾好绾绾,我点头答应后,师父终 于安息……

民国18年,也就是1929年,那年发生了历史上最著名的华尔街股灾, 造成席卷全球的经济大萧条;那年蒋桂、蒋冯、粤桂战争爆发,广西百色起义爆 发……

那年我18岁,那年我终于能回家了……

第六章家中巨变

离家六年,六年间发生了很多事,尤其国内正处于战乱时期,这几年我深深 的思念着我的家人。

带着绾绾,经过1个多星期的跋涉,我终于回到了家乡,看着熟悉的建筑, 走在熟悉的街道,幸福的眼泪充满了我的眼眶,我迫不及待的往家的方向飞奔而 去。

但是当我来到唐府时,发现那里已经不是唐府了,门牌变成了李府,惊异之 余,倍感害怕,怕家中出什么意外,还是绾绾及时提醒我,要我进去找个人问问。

我带着绾绾偷偷潜进了唐宅(现在是李宅),转了一圈,发现没有什么熟人, 下人全换了。

我和绾绾来到了以前娘的房间,现在这间房大致格局还是没变,但是装扮的 好像更青春了,多了一些未出阁女孩家的东西,显得清新一些。正在我四处缅怀 时,门突然从外面被打开了,进来了一个穿着端庄艳丽的女子,一看里面有陌生 人,就要大声喊叫,我瞬间上前捂住了他的嘴,抓住她的双手,绾绾不知道从哪 儿找出根绳子绑住了她的手和脚,找了块布堵住了她的嘴,把她放在了床上。

看到这个女子,长得样貌端庄,波大臀圆,我好像似曾见过,但一时想不起 来,她看清我后,好像也突然安静了。

我说道:「我们不是坏人,我来只是想问几个问题,现在我要放开你的嘴, 但是你不能大喊大叫,否则我就只能把你先奸后杀了。」听到这句话,绾绾在我 后面无声的笑了……

其实主要是我对这种狠话学的不是太多,因为我骨子里是个很温柔的淫贼, 只是一般低级的淫贼干事都是先奸后杀,听得事迹多了,我就现学现卖了。

那个女子脸蛋瞬间红了,点了点头,我放开她的嘴后,只听她说到:「你是 不是唐寅?」这下可把我给弄慌了,第一次做坏事就被逮到可不行……脸上继续 一副冷漠的表情,就想立刻矢口否认。

只听她继续说到:「你不认识我啦?我是李青儿啊,我们还一起在学堂上过 学呢?」一听李青儿三字,我想起来她是谁了,因为她我挨了人生的第一次揍, 当然我印象最深的还是她的胸,6年前我曾经摸过,很软……

看着李青儿那对波涛汹涌,想起那次被他大哥打的鼻青脸肿,家中房屋现在 被其所占,一下子心内就有点火起。

「说!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家里人呢?怎么现在变成你家了!!」李青儿有 点害怕的说道:「我家买了你家住宅就都搬过来,你们家好像搬走了,具体去了 哪儿我也不清楚!」「什么!!买了我家房子?凭什么买我家的房子!?」一想 到本少爷从小住大的房子被人占了,就有一股无名之火。

「我不知道!!呜呜……」「别哭,再哭强奸你!!」一听到哭声就更烦了。

「我家里人呢?」「我不知道!!呜呜……」「妈的,就知道哭,问什么都 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啦……呜呜呜呜呜!!~ 」问的结果一团糟,小丫 头一哭起来更没有头绪,看着那对因为被捆住挺的格外厉害的大奶,一团邪火憋 在心中!就想干她!!

我又不想真强奸她,这是一个上等淫贼的尊严!!于是我走到绾绾面前,开 始扒她的衣服,绾绾受我调教这么久,一看就知道要干嘛。很配合的褪下了衣物, 露出完美的娇躯,撅起屁股,趴在床上,脸似笑非笑的正对着李青儿,而李大小 姐也停止了抽泣,睁大眼睛看着我们,又是羞涩又是好奇。

我露出我的「独角银钩」,没错,这就是我的本钱,师父之所以收我为徒, 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他,小时候还没有长全,只是有点雏形,但还是被师父 给无意中发现了,可能我命中注定要做一个淫贼。

「独角银钩」是男人下体分身中的顶尖存在之一,粗大肉身尖角上有个壮硕 的肉冠,呈向下弯曲,状若银钩,形似一整装待发的高傲武者,气势如虹,销魂 之处在于那银钩插入女性身体中,再拔出来时那种舒到心透的感觉,绾绾最喜欢 这种感觉了,尤其是插入在最深处花心时,独角银钩的钩子在内里挑、转、钩、 弄,专门照顾那些平时无法企及的角度,正是「最是银钩销魂处」……

一根坚挺火烫的东西压在绾绾的腿心间,不断蹭碰着,虽然这具身体我已经 开发了千百遍,但每次看到绾绾完美的娇躯我还是兴致盎然。绾绾乖巧的拿着我 的勃起放在她的娇嫩上,感觉前端已丝丝流滑,绾绾凝住玉臀悄迎爱郎。

独角银钩整个槌头揉入臼中,我腰杆奋力挺送,巨棒推入玉人花内。狠捏着 绾绾的屁股,伏下上身,伸出左手揉捏绾绾的玉乳,右手探到下面,按揉着她的 阴核,还将银钩轻轻的一挑一桃。

绾绾咬着嘴唇,发出" 唔唔" 的鼻音,阴道中也分泌出了更多的爱液。我抽 插的速度不断加快,随之而来的快感也越来越强烈。

绾绾摇动着美臀,配合身后主人的操干。嘴中小声的发发「啊啊」叫声,我 的小腹不断撞击她的屁股,性器的结合处发出" 噗哧,噗哧" 的水声,淫水顺着 绾绾光滑的双腿滴落到地上,刺激着交媾中的男女。

当然这一切还刺激着这儿唯一的观众——李青儿,我就是故意让她欣赏,小 时候调戏她就是因为那时候看她长的不错,现在她长成熟了,我又成了个名副其 实的淫贼,当然得干她,不过我不想强迫她……

绾绾当然明白我的意思,表现的更加淫荡到位。李大小姐以前哪见过这种阵 仗,那声声压抑的呻吟、剧烈晃动的床铺、雪嫩白皙的身体,这一切的一切都对 她16年来的人生产生了巨大的冲击,她已经脸红的快滴血,双腿紧闭不断的左 右摩擦,已感觉到玉蚌中丝丝淫液蔓延出来……

我突然拉过李青儿的身体,把头向前探出,一手揽过她的头,一边抽插绾绾, 一边和李青儿疯狂的接吻。李青儿" 唔唔" 几声,稍作反抗后,就乖巧的将轻柔 小舌吐出来供我吸舔,我双手抓住她两个「轩然大波」,狠命的搓揉,顺便解开 了她手脚的束缚,将她剥成赤裸小羔羊。

富家小姐保养的就是不错,虽然没有绾绾那么白嫩,但胜在营养好,胸大, 屁股挺,再加上脸上带着点婴儿肥,可爱的小嘟嘟脸,在我的舔弄之下,散发出 来那种清纯中的淫荡,深深刺激着我,让我更剧烈的挺动着下身,不一会儿,绾 绾就高潮了。

我放开绾绾,抓起李青儿两只脚往我身边一拉,我两指揪捏着李青儿硬硬的 奶头,一手顺着她的臀沟从后找到有稀疏阴毛保护的肉缝。食、无名二指小心的 分开微微湿润的大阴唇,中指的一个指节轻柔的插入紧小的肉洞中。

「啊,寅哥哥,寅哥哥,我…我…,好怪的感觉…,啊…」越来越多的爱液 从她的阴道内分泌出来,她脸上布满红晕,双眼紧闭,屁股上下的扭动着。我看 差不多了,拉着她的身体,左手扶正自己的肉棒,将还沾满绾绾花液的下体对准 了李青儿的花瓣。

「我要进来了,可能会有点疼,你忍着点。」坚硬的独角银钩在已经相当湿 润的嫩穴中,一下就插入了大半根。独角银钩中间受了一下阻碍然后一插而入, 长驱直入,小腹" 叭" 的一声狠狠的撞在李青儿圆润的屁股上。啊!太爽了,小 穴实在太紧了,阴壁紧紧的包裹着独角银钩,还在不停的收缩,再加上顶在子宫 颈口上的大银钩,被像小嘴一样的花芯吸吮着。

我赶快收敛心神,狠捏着李青儿的屁股,深吸一口气。在插入的一瞬间,她 一下被从酥麻的快感中拉入了开苞的地狱,「啊!」少女的身子猛的向上弹起, 死命抱住我的头,压向她的胸口上,肉体被撕裂般的痛苦让她" 啊!疼啊…" 的 叫了一声,眼泪如泉水般流了出来。

我为了减轻她的疼痛,我强忍着抽插的冲动,伏下上身,伸出左手搓揉着她 的玉乳,右手探到下面,按揉着她的阴核。这时绾绾也从高潮中醒来,探过身子, 亲吻着李青儿的小嘴,一手握住她丰硕的右乳,她发出「啊,啊」的声音,想把 嘴移开,奈何被我们两个上下起手,下身又插着我的肉棍,无法动弹……

他一边亲舔着李青儿香汗淋漓的巨型硕奶,一边柔声说:「小宝贝,你忍着 点,一会儿就舒服了。」李青儿发出「唔唔」的鼻音,像是明白他的话一样。在 感觉到李青儿下体分泌的花液增多,脸上紧缩的双眉也渐渐舒展开,下面的两条 小白腿也慢慢的上下挪动时,我开始慢慢的抽插起来,速度也不断的加快,随之 而来的快感也越来越强烈。

不一会儿,李青儿的身体突然极度的僵硬,紧接着一阵抽搐,一股火热的阴 精从子宫中冲出,浇在我的独角银钩上,能感到它的热度和力量,她自己也在这 场酣畅淋漓后,瞬间瘫软下来。

我还没有射出来,在享受完高潮中的李青儿的阴道的惊挛后,又大力的抽插 了一会。绾绾也在安抚着颤抖中的李青儿,不断的轻吻抚摸着他。李青儿毕竟第 一次,怕把她插坏了,在抽插一段时间后,我拔出带着鲜血的独角银钩,它高昂 着猩红的头颅,在炫耀着又一次胜利。绾绾用小嘴替我清理干净后,又让我从正 面进入她的娇躯。

面对绾绾,我就不用这么小心翼翼了,疾风骤雨的般的操干紧接而至,每次 都是只留银钩在屄逢内,然后尽根插入。娇美的阴唇不断翻进翻出,充足的淫液 不断溅出。

一波高过一波的快感从下体传向全身,全身心的投入到这场性爱中,终于在 绾绾第二次高潮后,膨胀到极限的独角银钩开始脉动,像子弹一样有力的精液随 着射出,打在柔嫩的腔体上。一晚上对家人的担忧都在这场性爱中得到释放。

事后我躺在李青儿的香床上,左手轻轻抚弄着李青儿娇嫩红肿的花唇,绾绾 早已穿好衣服在边上守着以防有人突然进来。

「青儿,你真不知道我娘搬去哪儿了么?」「寅哥哥,我真不知道,我现在 已经是你的人了,怎么会骗你!」李青儿委屈的说道。

「唉,想不到离家几年,已经物是人非。」我悲戚的说道,脸上又是愁云满 布。

「哦,我想到了,现在我们家还有个以前唐家的下人,现在在花房当长工, 你去问问他或许能知道娘的下落……」她现在已经下意识的称我娘为娘了,不过 我没注意,一听她这么说,我立刻就爬起床穿衣服,就要立刻去找那个下人。

李青儿还是个受传统教育长大的人,而且确实被我的独角银钩给征服了,对 我现在是服服帖帖,低眉顺眼,一脸娇俏小媳妇样。一看我起床,就要赶紧起身 伺候我穿衣,只是突然起身行动过快,刚被我蹂躏的下体牵动之下,又疼痛的坐 了下去,绾绾看到之后,就立刻过来伺候我穿衣,我亲了亲李青儿的小嘴,让她 好好休息,我去去就来。

去花房我见到了刘管家,不过刘管家现在已经不是刘管家了,他成了花房长 工,看到我之后他一下子没认出我来,但是我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表明身份后, 刘管家老泪纵横,说起了我不在家这几年发生的事。

离家6年间全国战乱不断,虽然家乡没受什么波及,但战争导致的军费开支 巨大,军队巧立名目各种征税,家中生意因为战乱受到很大波及,加上我被迫离 家学艺,母亲一心寻找我的下落,无心经营,父亲又不闻不问,烟瘾导致他现在 形同废人。后来不知如何,父亲欠下巨额赌债,为还债母亲不得不变卖家产,遣 散佣人,最后只剩下奶妈、刘管家等几个心腹。几个月后,父亲因病去世,溘然 长逝,家中遭此厄难,母亲心灰意冷,倍受打击,心中唯一的希望就是找到我, 因为好像在南京地区打听到有人见到过我的形迹,母亲决定卖掉祖宅,去南京寻 找我的下落。刘管家年事已高,不能奔波,于是主动请缨留下来,并防止我回来 后找不到人,现在终于等到了我。

母亲变卖家产后,投奔她在南京的那位异性金兰去了,原来那位也搬去了南 京,刘管家给了我她的地址,一得到娘她们的具体消息,我就想赶紧出发去找她 们,离去之前,李青儿泪流满面哭求让我带她一起走,但我寻亲之心似箭,李青 儿不像绾绾一样身怀武功,一柔弱女子跟着总不方便,而且我又不想再跟李家那 帮大杂碎、老杂碎浪费时间,就想赶紧找回娘和芊芊他们,一声不吭的带走人家 女儿总是不好……

临走之前,我用我的独角银钩彻底的满足了一下李家大小姐,在床上干的她 死去活来,昏天地暗,虽然第二次进入她还是有点不适,但已经没那么疼痛了, 我彻底放开了独角银龙,大杀四方,干的李青儿哭天喊地,多次昏死过去,最后 还是绾绾来收拾残局,也就只有绾绾这样从小练武的体质才能经受的住我的疯狂 摧残。

第二天清晨,在李青儿还在蹙眉沉睡时,我带着一脸舒爽的绾绾,离开了老 家,踏上了寻母的路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