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乱伦小说 > 正文

女警妈妈被凌辱虐待9

作者:admin人气:631来源:

作者不详 字数:9000 :viewthread.php?tid=9068594&page=1#pid94832655



纵使黑夜再漫长,光明也会来临。也不知睡了多久,妈妈缓缓睁开双眼。经过一夜的屈辱 的休整,妈妈感觉体力恢复不少,但是感觉最最明显的算是嘴里的丝袜已经被口水打湿;被绳 结勒紧摩擦变得红肿的骚屄还在隐隐瘙痒.妈妈再度闭上双眼,凭着一点点残存的记忆,后半 夜的春梦一点点浮现在眼前: 梦中朦胧的景象依稀浮现,感觉年龄仿佛回到了少女时代。自己挣脱了一切束缚枷锁,后 面胡彪慧姐等人追逐叫喊声不绝于耳,而自己仿佛足下生风,远远的甩下这群恶魔,跑进了一 片雾霭弥漫的森林。不偏不倚,一位骑着白马的风度翩翩的王子恰巧路过,顺利成章的邀请自 己骑上白马,向天边远走高飞。 梦境逐渐明晰,骏马开始奔驰,自己胸膛紧紧依靠着王子的后背,是那么的踏实,安全, 就像是怀春的少女遇到心目中的英雄一般,心肝情愿的付出自己的全部。 想到这里,妈妈感觉骚屄又渗出一股淫水,不禁面红耳赤,发出一丝无奈的苦笑。到了最 后,王子依稀的转过身来,那张脸庞是那么的完美,隐隐约约的他的眉宇之间有着爸爸年轻时 候的气质,还似乎~~~~似乎~~~~有凌昭的影子。 「天啊,这怎么可能啊,怎么会梦到他,幻觉,绝对是个幻觉,定然是她们下的药在作祟。 眼下最重要的还是要恢复体力,抗拒敌人的凌辱以及内心深处蠢蠢欲动的欲望」 「骚警花醒了嘛!」,慧姐银铃般的声音从门外传来,随着房门的打开,胡彪,阿雄等人 鱼贯而入。 美好的梦境宛如泡沫一样,在绽放最美的瞬间破碎,从温馨到冰冷,只在须臾间。 「骚警花发春了啊」,慧姐看着妈妈被绳索勒红的下体,不怀好意的把绳结用力往里杵了 一下,顺便狠狠掐了一下妈妈的阴户。 「骚警花,做梦也被人操,流了这么多骚水」 顿时,房间里充满了淫邪的笑声。 「呜呜呜呜」,妈妈口不能言,身不能动,只能摇头呻吟着。 「姐姐的丝袜好吃不啊,以后天天给你吃」,慧姐转而拍打起妈妈的粉红的小脸。 「行了,小慧,别光顾着自己爽了,也得为我们的女警官想想。肯定饿坏了吧,要不要 吃点东西啊,江警官」 胡彪故意把「警官」两个字咬的特别重,这伙人无时不刻不在折磨妈妈。 「可惜拜您所赐,弟兄们最近手头紧,都吃不饱。不过为了招待警花,我们就是砸锅卖铁 也要盛情款待啊。弟兄们别的没有,就是有些滋补的补品,那可都是男人的精华哦」 言罢胡彪骑跨在妈妈身上,从内裤里掏出已经恢复雄风的阴茎,取出妈妈口中的丝袜,把 鸡巴直塞进入妈妈嘴里。 「一年之计在于春,一日之计在于晨,今天哥哥就好好在早晨操操你个小贱货吧」 妈妈被迫含着胡彪腥臭的鸡巴,昨晚和慧姐激烈盘肠大战后,胡彪并未洗浴,醒来就直奔 关押妈妈的房间。鸡巴上混合着精液,汗液以及慧姐的淫液,一种浓烈汗酸体味,让妈妈感觉 恶心想吐,不断上返的胃酸如同翻江倒海一般在胃里翻滚。 胡彪操的兴起,扳着妈妈的脑袋,抓起凌乱的秀发,前后移动着吮吸大鸡巴。鸡巴不断胀 大,几乎撑爆了妈妈的小嘴,龟头更是顶在喉咙深处。 妈妈呼吸困难,全身平躺,只有头部被迫抬起。绳索结结实实的束缚着身体,不能挣扎分 毫。很快大脑变得空白眩晕,毕竟还未彻底清醒就遭此非人凌辱。 胡彪发力冲刺着,抽插了一百下左右,最后奋力往里一顶,一股滚烫的精液从马眼喷出, 射进了喉咙深处。 「不许吐出来,老子的精华一滴也不许剩,否则有你好看」 妈妈无奈,只有顺从的点点头,强忍着腥臭,慢慢把精液咽下去,然后用香舌绕着阴茎 周围吸取残留的精液,最后吐出阴茎,仔仔细细的舔遍脏臭的阴囊,方才作罢。 胡彪满意的离开妈妈的娇躯,妈妈不禁咳嗽起来,迫于敌人的淫威,强忍着恶心,无力 的喘息着。

「彪哥辛苦啦,不过我看这女警花还没吃饱,弟兄们也来喂喂她」,阿雄等人在一旁早 已按耐不住。 「哈哈,好事大家都有份,一个一个来啊」 「得令」,阿雄立刻兴奋的干起妈妈的小嘴,这一轮的强奸没有让妈妈有着丝毫的快感, 带来的只有无穷无尽的屈辱,本想一口咬下去,来个玉石俱焚。但是想想那样先前的忍耐就 功亏一篑,在想到我的处境,只得被迫忍受。 「贱人,怎么这么不开心,告诉你,老子们的精华能滋补你呢,你感谢还来不及,居然 还这个样子,让哥哥们失望啊」,阿雄一边调戏着妈妈,一边加快鸡巴在小嘴里进出的速度。 「呜呜呜呜」,无奈而可怜的呻吟在房间里回响着。 五分钟过后,阿雄也射精了,稍有不同的是在射精的瞬间,阿雄拔出了鸡巴,把白浊精 液一滴不剩的全部射在妈妈娇美俏丽的脸庞上。无情的轮奸还在继续,铁强,东子,鲨鱼又 依次轮番蹂躏了妈妈的小嘴,一张美艳的脸蛋面目全非,变得那么凄楚可怜,楚楚动人。 「骚警花,这顿早饭还吃的爽吧,为了让你吃好,这几位大哥可真是不遗余力呢」,慧 姐嬉笑着,一只手牢牢控制住妈妈的头,另一只手均匀的在妈妈脸上涂抹着白浊的精液。妈 妈试图摇头抗拒慧姐的动作,但是无济于事。 「骚警花老实点,是不是皮又痒痒了」 想起昨晚被皮鞭无情的凌虐抽打,累累鞭痕依旧隐隐作痛,妈妈不禁全身紧缩了一下。 「乖嘛,听话我们就不打你,这么个大美人,打坏了岂不可惜」,说着慧姐竟俯下身去, 亲了妈妈布满精液的脸蛋一口。 「现在嘛,我们需要你做一件事。今天已经是周一了,如果你不去上班,你的儿子不去 上学,他们会怀疑的。现在我们请江警花亲自打两个电话,请个假,就说带你的儿子去省城 看病去」 妈妈没有做声,但表情里充满了愤恨。 「骚警花,你最好明白,这不是商量,而是命令。这个是第一个命令,从今往后你要接 受我们的命令还会很多很多,如果不听话后果你自己清楚的很」。慧姐的语气变得严厉起来, 从兜里拿出妈妈的手机,一把把妈妈抱在怀里,从联系人里找到刘局长,按下拨号,打开扬 声器,把手机放在妈妈嘴边。 「嘟~~~~嘟」的铃声响起。 「喂,小江」,刘局长沉稳的声音响起。 「是这样的,有个事和您说一下~~~~」,按照慧姐的要求,妈妈分别给自己和我各请了 一个月的病假,整个过程没有敢透露一点自己被绑架折磨的消息。 直到挂了电话,妈妈一直都是心乱如麻,毫无头绪。 「这样就对了嘛,听话的警花才是好警花,放心吧,留在我们这里,保证让你每天都得 到不一样的快感」,慧姐笑的更加放肆了。 听到这些,妈妈心理又是「咯噔」一下,难道还有更变态的嘛,妈妈已经不敢继续往下 想。 接下来慧姐又用昨晚同样的方式再次给妈妈灌肠,确认排泄出来的液体干净后,淫笑的 对胡彪等人说: 「彪哥,这骚警花的菊花已经准备好,随时待操啦,就等着各位哥哥的大鸡巴光临呢」 「哈哈,好,没能给你亲自破处是个遗憾,不过能从后面给你破了,那就此生无憾咯!」 「弟兄们,把她抬到我的卧室里去,老子今天给她后面开苞,哈哈哈哈,到时候你们几 个,再带上那个崽子,一起做个见证」 妈妈担心的事情终于还是来临了,脸色惊恐,却又无计可施,任由这伙色狼七手八脚把 自己抬到胡彪卧室,扔到床上。 东子连拉带拽,把我押到了卧室里,我知道他们又有了新的花样了折磨妈妈。 胡彪解开妈妈全身的绳索,白皙的肌肤上布满一道道血红的勒痕,显得楚楚可怜,现在 又被迫跪在床上,俯身低头,一对赤裸雪白的大奶子几乎就要贴在了床单上。美臀高高的朝 天撅起,双腿叉开,浅褐色的肛门清清楚楚的暴露在空气中。 胡彪用力地掰开妈妈丰臀上的肥美嫩肉,在肛门处不断抚摸,妈妈则是抗拒收缩着肛门 肌肉,胡彪取出专用的肛交润滑油,在妈妈菊花处均匀的涂抹着,来回滑弄,不时在大屁股 上拍打几下。从小接受传统教育的妈妈从来没有变态的肛交经历,内心里充满了绝望和恐惧。 「来吧,我来给你后面开开苞!」 胡彪把巨大的阴茎顶在妈妈的肛门口,深吸一口气,然后阴茎用力的插入妈妈的菊花, 深入到肛道。妈妈肛道极其狭窄,此刻被巨大的阳物插入,顿时发出了凄惨的尖叫,疯狂地 扭动雪白的美臀,绝望的呻吟着。 由于妈妈的菊花穴极其狭窄,胡彪的推进有着不小的阻力,只能缓慢的把自己的大肉棒 推进菊花深处。

妈妈菊花里嫩肉紧紧夹住胡彪的大肉棒,娇嫩的肉壁和粗壮的肉棒剧烈摩擦,让胡彪感 觉异常刺激,而妈妈则遭受着巨大的痛楚,后庭仿佛撕裂一般,发出「呜呜」的哀号和痛苦 的呻吟。 「没机会给这骚货前面破处,从后面操也是一样爽啊」,对于此刻的胡彪,操妈妈的后 庭无异于强奸未经人事的处女。在狭小紧窄的空间里缓慢推进,娇嫩的肌肉让他得到了无以 伦比的快感。

而对于妈妈,这是一场不折不扣的梦魇。羞耻感,巨大的疼痛感不断传来,而最重要的, 这是自己保持了三十六年的处女地啊,现在就无情的被人夺走。 胡彪的肉棒终于全部插入,继而触底反弹,向外抽拉,肛交的第一个回合是最困难的, 完成了剪彩,后面的抽插就变得不是那么困难。巨大阳具无情撑开妈妈的菊花,胡彪尝试着 加快抽插的节奏,往复的做着活塞运动,娇嫩的肉壁给胡彪带了了巨大的快感。 仅仅几十个回合,胡彪就克制不住,浓浓的精液全部射入妈妈的直肠伸出,然后满意的 拔出阳具。 妈妈此刻已经全身瘫软,上身无力的跪趴在床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身体经过长时 间的蹂躏已经麻木,美丽的菊花处流出了粘稠的精液和一丝丝红红的血迹。

「真他娘的紧啊,一会你们也试试」,胡彪满眼得意的盯着手下,点燃一支烟,抽了起 来。 「干后一支烟,赛过活神仙啊」,胡彪此时春风得意,刚刚给妈妈后庭开苞,不管是心 理上还是生理上,显然让他有了巨大的满足感。 「不过嘛,还不够过瘾」,一支烟过后,胡彪隐隐恢复雄风,拿起春药在妈妈骚屄上涂 了起来。 「哎哟,骚屄,老子还没干你,下面就湿了,真是骚啊」,胡彪把目光停留在妈妈昨晚 因为春梦而湿润的小穴。 「是不是梦到老子了啊,被老子的鸡巴干起来很爽吧」,胡彪张开嘴,开始亲吻妈妈两 只坚挺的咪咪。 「都硬了啊,是不是等着我操啊,干死你,骚屄」,发现了妈妈生理变化后,胡彪把妈 妈翻过身来,分开妈妈的双腿,跪在两条粉腿之间,挺立着硕大的阳具,俯身低头,双手牢 牢的握住一双玉乳,龟头紧紧抵住骚屄的入口,硕大暴起的龟头在娇嫩敏感的花瓣处来回徘 徊,摩擦挤压着那已经潺潺流水阴户。 烈性春药已经隐隐发作,唤醒了昨晚没有消退的余情,妈妈逐渐发出轻微而短促的娇喘。 如同柳叶一般的黛眉微微紧缩,如同秋水一般眼眸充满了迷情娇羞。很自然的,妈妈张开玉 臂,婉转的勾住胡彪的脖颈。 湿润的阴道让胡彪的插入轻而易举,「呲溜」一声,巨大的阳具连根带刺,再度攻陷妈 妈紧窄的蜜穴里。 「啊~~~~啊~~~~啊」,痛并快乐的表情挂在了妈妈脸上,伴随着身体的抽搐,妈妈发 出了呻吟浪叫。 胡彪腰部力量源源不断的送来,乌黑硕大的阳具把妈妈阴道里变得紫红色的充血嫩肉不 断的翻出塞入,胡彪更是粗暴的抓起两片丰美雪嫩的肥臀,使得大腿根部分的更开,让阳具 的抽插进行到底。 妈妈此刻仿佛进入了迷乱期,虽然身上压着的是胡彪,但心里想的都是梦中出现的人物。 淫荡的配合着胡彪的抽插,细腻如柳的腰肢扭动着,嘴里不断发出迷乱的浪叫。 「啊~~~~好~~~~好大~~~~好充实~~~~呜~~~~操死我啊」。 胡彪猛烈的活塞运动还在继续着,转眼之间抽插的次数已经足足有六百余下。如同暴风 雨一般刚猛强烈,每一次的抽插都直抵花心,时不时的旋转刺激着娇嫩的阴道壁。

妈妈的浪叫呻吟早已语无伦次,两条红丝玉腿狂放的在半空乱蹬,脚尖脚趾如同抽筋一 般,紧紧的曲张着。 「啊~~~~啊~~~~啊~~~~好爽啊」。 妈妈的玉体,脸庞泛起了如同晚霞一般的潮红,浪叫呻吟愈加强烈。胡彪的阴囊也开始 变得鼓鼓囊囊。慢慢的呼吸变得粗重,每一次的抽插节奏减缓,由刚猛迅速变得缓慢而深沉。 「一二三~~~~走」,胡彪紧握妈妈的肥臀,指甲几乎都要嵌进肉里,全身肌肉纠结绷紧, 伴随着自己的节奏,开始最后的冲刺。 「啊~~~~啊」,妈妈如同被暴风雨摧残的娇艳花朵,无助的凋零。身体剧烈的抖动,阴 道紧密的收缩,下体有了要被撑爆的快感。 终于,伴随着饱满的阴囊剧烈的收缩。把一股又一股浓烈如同岩浆一般的精液从马眼处 喷出,尽情喷洒在我妈妈的阴道里。 连续强干妈妈两炮之后,胡彪显然十分满意,看着手下这群如狼似虎的青年,大手一挥, 把妈妈赏给了他们,自己则坐在沙发上饶有兴致的看着轮奸大戏。 善于察言观色的慧姐此刻也走到胡彪面前,主动跪倒在胡彪胯下,开始吹箫,舌头沿着 已经瘫软的鸡巴来回吮舔,舔的胡彪不断发出低吟。

此刻床上,三个年轻力壮的小伙齐刷刷的冲向妈妈,由于是白天,光线充足,这货色狼 更加清楚的看清妈妈的玉体。 阿雄动作最快,趴到了床上,把妈妈左边的粉嫩娇乳放到了嘴里吮吸,左手则是抓着丰 满柔滑细腻右乳开始揉搓。

「嘿,这骚警花的奶子真是又白又大呀,吃起来真他妈香。」 妈妈只得厌恶的摇头,身体试图挣扎,却无济于事。

不同于一心干穴的胡彪,三个色狼显然对丝袜十分感兴趣,他们不知从哪翻出一双闪亮 的灰丝,给妈妈套弄上。而就在刚刚穿好之后,就开始暴力的撕扯,很快闪闪发亮的灰丝已 然褴褛,残破不堪的包裹着完美无瑕的玉腿。看到妈妈那洁白如玉的双脚,鲨鱼忍不住把雪 白的脚趾放到嘴里慢慢的吸允。

「啊~~~~啊~~~~不要啊」,在这种暴力征服下,妈妈已经产生些许快感。

原本一言不发的铁强也冲了过来,看到妈妈迷人美艳的的脸庞,对准妈妈还在呻吟的小 嘴就强吻下去。舌头伸进妈妈香甜的嘴中,不断吞噬着妈妈的香舌和唾液。

此时的三人几乎疯狂,铁强的舌头疯狂的吻着妈妈脸部的每一寸柔顺的肌肤;阿雄的吮 舔撩拨已经把妈妈的双乳变得硬胀;鲨鱼则吐出妈妈的玉脚,转而捉住纤细的脚踝,夹着自 己硕大的鸡巴上下来回套弄,在多重的刺激挑逗下,妈妈下体渐渐有了反应。 「干,真是个人间尤物」。 「这臭婊子太极品了」 淫声荡语不绝于耳。 五分钟以后,妈妈的脸庞,香腮,丰乳,玉足已经布满了各种口味的唾液。阿雄示意三 人暂且停下,转而趴到妈妈的身下,脱下性感的短裙,解开诱人的丁字裤,强行分开修长的 双腿,让饱满隆起的阴户完美的暴露在大家面前。鼓鼓的阴户上长满了茂密的阴毛,两片肥 美的大阴唇一张一翕的,不时从花瓣里渗出淫荡的液体。撩开粉嫩的大阴唇,内侧露出了是 娇嫩鲜艳的的小阴唇,里面粉红色的阴蒂宛如含苞欲放的花朵一样美艳诱人。 阿雄迅速脱下了自己的裤子,情欲高涨的他鸡巴早就坚硬如铁。伏下身体用龟头 慢慢的摩擦着妈妈已经泛滥成灾的阴户,每一次摩擦都让妈妈如同触电一样,身体不由得发 出抖动。阿雄瞄准妈妈的阴道口,用力一挺,坚硬的大鸡巴狠狠的插入了妈妈紧窄的阴道中, 双手则是抓住妈妈一对晃动的丰乳,开始九浅一深,有节奏的抽查起来。

「啊~~~~大鸡巴~~~~好棒啊~~~~操死~~~~秀秀~~~~啊~~~~啊~~~~舒服~~~~啊。」 妈妈又一次沉浸在性欲的快感中了。

「哎哟,我们的骚警花,简直太骚了。刚刚还是贞洁烈女,这会就受不了啦,果然是个 天生淫贱的婊子啊令人大开眼界啊。」,鲨鱼说着,捉住妈妈一只玉手,握住自己的阴茎撸 动起来。

「啪啪怕怕」的撞击声和潺潺的流水声不断的从阿雄和妈妈额交合处传来。此时阿雄放 开了妈妈的双乳,左手拧着丰美的肥臀,右手则是「啪啪」的拍打着另一美臀。

「受不了啊,太他妈极品了。」铁强说着,脱下自己的裤子,露出了细长的鸡巴,正对 着阿雄跨在妈妈的头上,把鸡巴插进了妈妈的小嘴里,用力的往喉咙深处插入,开始操弄。

「我说阿雄,这骚屄上面的小屄也是舒服的很啊,咱俩一起用力,操死这个臭婊子」, 说着,铁强鸡巴又是用力一挺,狠狠的插进了喉咙深处。细长的阳具狠狠的抵着妈妈的小嘴, 妈妈不住的咳嗽,粘粘的唾液和顺着嘴角缓缓流落在床单。铁强似乎还不过瘾,双手抓住妈 妈刚刚被阿雄蹂躏的大奶子开始使劲的掐捏,很快一对柔顺的玉乳弄的又红又肿的。 但是妈妈嘴里含着鸡巴,下体被人抽插着,玉手也被迫着给人手淫。只能发出呜呜的哽 咽声,忍受着无情的虐待。铁强掐一下妈妈的粉嫩的乳头,妈妈的阴道就是一阵紧缩,夹得 下面阿雄的阳具就更加舒服,操着更加卖力。

就在阿雄和妈妈交合的阴户后面,突然多出了一根手指在抽动,原来是鲨鱼已经无法满 足于手淫的快感,开始刺激着妈妈娇嫩的菊花。

「啊,骚警花的嘴太淫荡了,太他妈爽了,我射死你啊。」铁强拼着命压住妈妈的头, 双手几乎已经嵌进了妈妈的乳房,下体剧烈的抽动。 「操死你啊~~~~臭婊子」,伴随着铁强的叫喊,细长的鸡巴开始了最后的冲刺,最后精 关一紧,妈妈的喉咙和一阵蠕动,铁强忍不住第一个射,浓烈污浊的精液全部深深的射入妈 妈的喉咙里。

此时妈妈的阴道越来越紧,下面不断渗出淫荡的爱液,抽插了几百下以后,阿雄也无法 控制,一股接着一股的精液疯狂射进了妈妈的骚屄,沿着大阴唇,还在不断的流出淫液和精 液。

射完精的阿雄鸡巴已经开始疲软,而似乎不满足的铁强的鸡巴还是金枪不倒。趁着难得 的空隙,面泛潮红的妈妈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全然不顾嘴角上以及骚屄上恣情流淌的精 液和淫液。 「妈的,臭婊子,你有什么权利休息,轮到老子了」,未等妈妈喘息均匀,鲨鱼又一把 抬起了妈妈的屁股,从后面完整的看见四门大开的阴户。

妈妈此刻已经身疲软,像个充气娃娃一样,任由鲨鱼的摆弄。鲨鱼用手指不断的玩弄着 妈妈湿漉漉的阴户,还时不时的刺激着黄豆大小的阴蒂。 玩弄了几十下,鲨鱼低下头。用舌头舔了几下妈妈的屁眼,又把手伸入妈妈的阴户,然 后把沾染了淫水的双手在妈妈的小屁眼上均匀的涂抹。 「不要啊~~~~别弄~~~~那里~~~~会操裂的」。突然意识到鲨鱼意图的妈妈开始害怕了, 虽然后庭已经被开苞,但是那种痛苦还是难以忍受,妈妈拼着最后的力气扭动着雪白的肥臀。

「哈哈,骚警花,别挣扎了。保证让你得到至高无上的快感」。

这时鲨鱼调整了妈妈的姿势,让妈妈像母狗一样跪在床上,自己则是从身后准备插入, 如同老汉推车一样,用自己粗壮有力的鸡巴对准了妈妈从未开发过的娇嫩的小屁眼,慢慢的 向里面插入。

「啊~~~~不要~~~~好疼啊~~~~不要啊~~~~要死啦」,依然强烈的撕裂感从后庭传来, 妈妈秀美的五官变得扭曲,额头上滴下了豆大的汗珠,双手抓紧自己晃动的大奶子,拼命叫 喊。

鲨鱼则是完全不理会妈妈的哀号,继续前进,缓缓的粗壮的鸡巴已经进去快一半了,虽 然已经被胡彪开苞,但是娇贵的屁眼依旧紧窄,已经流出了鲜红的血丝。 「疼死~~~~啊~~~~要死~~~~啊」,妈妈已经完全无法忍受,绝望的哀号道。 而妈妈越是哀号,这伙凶徒玩起来就越开心,越刺激。

「不错,老子也相当于给这骚警花后庭破处了。铁强赶紧找丝袜把这婊子嘴塞上,否则 她咬了自己舌头就不好玩了」,铁强捡起撕破的灰色丝袜,强行撬开妈妈的嘴,绕着妈妈的 头狠狠勒住,让妈妈只能发出呜呜的叫喊。

妈妈此刻痛苦不堪,眼泪狂流。而身后的鲨鱼还在不断的试图插入,最后他使劲的按着 妈妈的丰臀,艰难的将鸡巴终于全部插入,这下的痛感几乎让妈妈昏厥,娇嫩的屁眼里不断 的滴出鲜血。而鲨鱼无情的无视这一切,继续抽插着可怜妈妈的小屁眼。

「真他妈受不了啊」,看到鲨鱼操的正嗨,铁强也按捺不住,过去对准妈妈的阴道就操 了进去。阴道和屁眼同时受到了攻击,让妈妈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慢慢的,妈妈的后庭 传来了快感。

「这骚货的屁眼真紧啊,爽死了」 「可不呢,骚屄也是一样的爽,生过孩子了,骚屄还这么紧,我都操进子宫了,夹的舒 服死了」,阿雄和铁强一面无情的操着妈妈,一面交流着心得。 妈妈的屁眼还在滴血,小穴里则是不断的渗出淫液。妈妈的表情已经从先前的痛苦慢慢 的变得些许享受。 看到妈妈已经进入状态,一旁的阿雄也解开了妈妈口中的丝袜,让妈妈得以自由呼吸。

「啊~~~~啊~~~~操死我了~~~~好爽啊~~~~用力啊~~~~你们两个~~~~操我」,妈妈又一 次情迷意乱,听着妈妈挑逗的淫叫,铁强和鲨鱼都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此时不甘示弱的阿雄 鸡巴也再度雄起,插入妈妈的小嘴里,三个人就这样前后的操着妈妈三个小洞,足足持续了 半个多小时,把妈妈不断的送上快乐的巅峰。

「太他妈极品了~~~~不行了~~~~我要射了」,阿雄又是第一个缴枪的,说着拔出妈妈 小嘴里的阴茎,把精液一股一股射到了妈妈的秀发,脸庞,乳房上。

接着鲨鱼也无法忍受,妈妈紧窄娇嫩的屁眼让他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阿雄射精不久, 鲨鱼也一股一股的射进了妈妈的屁眼里,拔出之后,娇嫩屁眼里流出了鲜红的血丝和白浊的 精液。 铁强似乎精力十足,还在孜孜不倦的抽插着,没有了阿雄和铁强的干扰,一个人忘情用 粗壮的大鸡巴狠狠的操着妈妈的下体,而妈妈也是忘情的浪叫起来。 「啊~~~~啊~~~~啊~~~~好粗的~~~~好充实~~~~用力操我~~~~啊。」妈妈晃动着雪白 的大奶子,紧闭双眼,迷乱的呻吟。

「啊~~~~啊~~~~用力的操~~~~操上天~~~~啊。」铁强的进攻如同狂风暴雨,不断的侵 袭着妈妈泛滥成灾的骚逼,终于下体夹紧,又是一股股浓烈白浊的精液射入妈妈的体内。 高潮之后,四个人满身大汗,躺在床上大口的喘气。此时妈妈完全沉醉在高潮的余韵里, 樱桃小口里,粉红的面颊上,丰满的玉乳上,雪白的大腿上,隆起的阴户上,娇嫩的菊花处, 完美的玉脚上已经布满了三个流氓白花花的精液。

整整一个上午,这伙流氓都在重复同样的步骤,强奸着妈妈的小嘴,小穴,菊花,妈妈每 一寸完美的肌肤都成了他们发泄凌辱蹂躏的对象,而在这无穷无尽的轮奸中,妈妈一次次获得 了高潮;最令人震惊的是,后面的插入已经不再痛苦,相反,另一种被抽插的快感蔓延着全身。 不知不觉,已是中午时分,连续的奋战让众人饥肠辘辘,胡彪随手打发了小弟,准备叫六 份外卖。 「等等,再加两份,她们母子也有份」,慧姐突然提出这个建议。 「骚警花可以吃,不过嘛,她需要完成第二个命令~~~~」 (未完待续)